<dl id="p1svb"><ins id="p1svb"></ins></dl>
    1. 搜索
      信網手機版移動繼續看新聞

      夫妻10年無性婚姻到盡頭 人工授精的女兒該歸誰

      2018-10-23 09:23:52
      來源:錢江晚報
      責任編輯:芃芃

      原標題:10年無性婚姻走到盡頭,杭州小夫妻最后“戰爭”:人工授精的女兒該歸誰

      2007年,在某都市報的相親版面上,杭州某美容醫院護士湖南姑娘28歲的小雅(化名)舉著一塊牌子自我介紹,我是個愛好運動喜歡文學熱情開朗的姑娘,我來杭州兩年多了,我想有個家。

      在杭州做室內裝修設計的舟山小伙阿駿(化名)平常不大關注相親版,那天正好看到,靦腆的他喜歡開朗的姑娘,而且小雅的文字讓他心頭一動。

      現在說起當年被視為“茫茫人海遇見了你”的緣分,兩人都恨得牙癢癢,都有那種如果能重來,絕對不是他(她)的懊喪。

      十年婚姻,無性,到最后也無愛。

      兩人之間的戰爭只剩下錢、房子,最重要的是孩子。

      孩子是小雅通過人工授精得到的,而且用的是“他精”,也就是說是精子庫的精子。因為阿駿是天生的無精癥。

      小雅說孩子跟阿駿沒血緣關系,但是阿駿以后又不可能有孩子了。

      最后誰能得到孩子的撫養權?他們的離婚案正在杭州某基層法院審理中。

      1

      婚檢三個月有效期的最后一天

      他們糾結地領了結婚證

      2008年初,杭州大雪。當時罕見的冰雪天氣,讓回家的路變得異常艱難。

      小雅回不了老家湖南,處了幾個月朋友的阿駿發出邀請,來我老家舟山過年吧。

      女朋友跟著回老家過年,阿駿的家人說,可以辦事了。

      數月后,小雅和阿駿在舟山做了婚檢。婚檢結果猶如晴天霹靂,阿駿染色體異常,無精癥。

      現在說到這個事情,阿駿很坦然,是的,這輩子我不可能有自己孩子了,但是性功能還是正常的。

      小雅說,阿駿的家人反復電話說服她,現代醫學發達,總有治療方法。阿駿父親甚至打電話去了她家里。

      小雅說從小她父母感情都不好,也正是這一點讓她格外渴望有個溫暖的家。家里人最后說了一句,“你自己拿主意吧”。

      2008年,“剩女”名列教育部公布的171個漢語新詞之一。

      對獨身,但是又并非非常獨立的女性來說,這個詞匯的壓力是巨大的。

      2008年12月,婚檢3個月有效期的最后一天,這對年輕人帶著不完美領了結婚證。

      那一年,小雅29歲,阿駿30歲。

      阿駿說,“只要我們感情好”。

      2

      婚后三年十次人工授精

      終于有了一個女兒

      一對年輕人就這樣走到了一起。阿駿說,在紹興我父母給我們準備了婚房,我自己設計的,很好的。但是小雅說,在杭州我們甚至都沒有婚房,我算裸婚的。

      人生軌道對姑娘來說似乎是既定的,有了婚姻,接下來就是孩子。

      小雅的目標倒也簡單了,人工授精,用他精。

      做過這項生殖輔助技術的女性都知道,整個過程不僅麻煩而且痛苦,成功率也不高。

      婚后三年,小雅的生活就是“備孕”。她曾經輾轉過不少地方,歷經十次終于有了一個女兒。

      可想而知,在這樣由女人獨自承擔的奔波和煎熬中,要維系兩個人的感情是艱難的。

      比如,阿駿有一次問了句,你做一次人工授精要多少錢啊?

      小雅立馬就崩了,我已經吃盡苦頭,你是心疼錢呢,還是不信任我。

      3

      十年婚姻走不下去

      他們和所有不美滿的夫妻一樣

      很多人都要問一句,既然當年在明知阿駿有病的情況下都鼓足勇氣結了婚,現在孩子也有了,為什么婚姻反而走不下去了。

      聽著小雅和阿駿對婚姻的描述,他們的不滿和隔閡與那些分崩離析或行將死亡的感情是類似的。

      小雅說,他每天回家就拿著個手機,也不洗澡,玩到困了就熄燈。

      阿駿說,我是做設計的,這兩年行情也不好,早出晚歸那么累,她從來不問一句“老公,你辛不辛苦”。

      小雅說,我給女兒買的進口零食,我自己都不舍得吃,他拿來就吃。我說說他,他說為什么他不能吃。

      阿駿說,她貪便宜,給女兒買的奶粉不好。

      小雅說,他收入不高,我總想節約一點。

      ……

      而且要命的是結婚十年,他們幾乎無性。在女兒出生后,蝸居在40來平方米小居室里的夫妻,小雅跟女兒占了大床,阿駿在陽臺上搭了個鋪。

      今年6月的一天,110接到報警,公公和兒媳因為瑣事動了手。

      小雅說,他爸爸把我打成輕微傷,阿駿說我回家看到我爸爸被她抓掉那么一大塊皮,我當時就搖搖頭說,小雅,我們完了。

      大家都覺得這是壓斷這段不美滿婚姻的最后一根稻草。

      曾經阿駿的病,小雅的艱難求子路,小夫妻并不寬裕的經濟,兩人越來越冷漠的感情在這一刻通通爆發,兩個人都說“不過了”。

      4

      8歲的女兒可愛又美麗

      孩子的撫養權成兩人爭議的焦點

      女兒8歲,可愛而美麗。

      兩個人都對記者說,沒有感情了。3個月前,小雅起訴離婚,爭議焦點是孩子的撫養權,盡管個中還夾雜著關于房產的分割,當年買房錢的分配問題但關鍵還是孩子。

      小雅說,他是個不負責任的老公和父親。女兒從小跟著我,現在他的收入也沒我高。

      阿駿說,她固執而專橫,女兒在她那里都沒了天真。阿駿還將幾張電影票作為證據遞交給法庭以從一個側面來反映他跟女兒的親子時光。

      在雙方律師這邊,爭取孩子的理由顯然更為“專業”。

      阿駿的代理人認為,自從孩子出生,阿駿和他父親都在照顧孩子,以后老人也會一如既往幫忙照顧;第二,小雅脾氣太暴躁不利于孩子成長;第三,阿駿對孩子傾其所有,而且《最高法院關于審理離婚案件處理子女撫養問題的若干具體意見》(以下簡稱《意見》)中有規定,可優先考慮“已做絕育手術或因其他原因喪事生育能力的”。

      小雅的代理人是浙江乾衡律師事務所柯直律師,針對最高院的《意見》中的這條“優先考慮”中“喪失生育能力”他認為,喪失的意思是失去、是指原有的現在不再有,并非是本來就沒有現在也沒有恢復能力的那種。所以本案被告人不適用該條款。而且他認為如果子女都要判給不能生育的這一方,這是對經受了萬般艱難才得以生育孩子的女性的撫養權利的一種剝奪,是極不公平的。同時,代理人提出“作為母親,在女兒的青春期和日常生活方面更方便照顧”。

      本案的孩子是女性,更不宜由父性撫養。父親因性別的原因,無法長期對女兒進行貼身的監護,不自然地會造成了“疏于監護”這一事實。“疏于監護”會對孩子成長造成明顯的不利。

      目前離婚案已經經歷了一次庭審,小雅說有一筆房款是向她父母借的,阿駿說你說謊,現在借條在申請筆跡鑒定中。

      生活中,8歲的女孩其實已經略有所知,她問父母:你們要分開了啊?

      記者手記

      請嫁給愛情,而不要嫁給時間

      在采訪中,39歲的小雅常常說到一半就抬起頭閉上眼睛,她是不想讓眼淚掉下來。尤其是說當年領證那一段,現在還能看出她當年的糾結。

      她說那一年的自己,虛歲快三十了呀。

      那是“剩女”這個詞匯正流行的時候。

      這個群體中更多的是一群擁有自我意識、獨立人格和生活方式選擇權的優秀女性。她們有事業和故事,有追求和要求,有技能和情趣,有圈子和朋友,只是沒有結婚。

      她們絕大多數不拒絕婚姻,只是拒絕不完美的選擇。她們其實也不孤單,只是偶爾焦慮。

      她們并沒有傷害誰。

      婚姻有婚姻的美好,那是感情在的時候。如果沒有感情,體會過的人都知道那樣的婚姻不異于墳墓。同床異夢,或者無性婚姻,被綁架的不僅僅是兩個人的一生,還有孩子。

      堅持自己的選擇,堅持自己能夠把握的一些美好,沒什么不好。

      有一句話說得很好,請嫁給愛情,而不是嫁給時間。

      錢江晚報/浙江24小時首席記者 肖菁

      [來源:錢江晚報 編輯:芃芃]
      精彩美圖 更多 >>

      分享到

      青島話題 更多 >>

      深度報道 更多 >>

      大家愛看 更多 >>

      Copyright © 2018 信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14028146號 新聞備案:魯新網201653205魯公網安備:37020202000005號
      老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
        <dl id="p1svb"><ins id="p1svb"></ins></dl>
            <dl id="p1svb"><ins id="p1svb"></ins></dl>